• 加载中...
访谈
旅游是“活化”文化的好体例——访贵州师范大学国际旅游文化学院院长殷红梅
时间:2018年04月25日信息来源:不详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少数民族文化原生性特别很是强,我们在文化发掘整顿过程中发现,文化和旅游有着很好的结合点。”贵州师范大学国际旅游文化学院院长殷红梅说,“在文化的传承珍爱过程中,不是把传统文化封闭起来就是珍爱了,‘活化’它、使用它,让它发挥最大的效益才是最好的珍爱,旅游就是这种体例。”

  从发展墟落旅游开始

  贵州的墟落旅游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民族村寨因文化独特征吸引了不少欧美游客,而有计划地开启墟落旅游发展之路则要追溯到2000年左右。

  彼时,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为贵州做了全省旅游发展规划,在编制过程中,相干专家发现贵州的墟落旅游是可做制品牌的,因此,全省启动了墟落旅游发展规划。该规划中对墟落旅游的类型、墟落旅游可嵌入地方文化的体例等进行归纳总结,划分出景区型、大城市周边型、自力村寨型等几种类型。

  “贵州从发展墟落旅游开始,找到了一条很好的发展路径。”殷红梅说,分外是以村寨及村寨群落为核心的墟落旅游在消弭贫困、改善民生、促进墟落发展,珍爱、保障和维护民族地区的民族文化、民族连合和稳固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殷红梅介绍,贵州村寨的封闭性比较强,文化的原生性保持得比较好,像一个“活化石”。

  从个别村寨发睁开始,贵州村寨的墟落旅游赓续完美,专业人员队伍赓续增强,服务能力得到提拔,发展渐渐走向深入。2017年,贵州墟落旅游共完成投资 127.77亿元,接待游客3.46亿人次,实现总收入1572.79亿元,通过旅游发展带动25.4万贫困人口就业,超过3000个村寨做墟落旅游。

  业态指导合理分流

  伴随着墟落旅游的发展,贵州渐渐摸索出几种不同的模式。其中,西江千户苗寨在全国的着名度特别很是高,这离不开当局的扶持,可谓是当局指导的典型。

  2008 年,贵州举全省之力,在西江千户苗寨召开了全省旅发大会。也是那一年,当局引进公司入驻,执行同一化管理,把村寨居民居住的场所渐渐发展成为旅游目的地,吃住行游购娱等要素得到了强化。“这里毕竟是文化遗产地,文化是最有生命力的东西。而旅游的特点,是让原有的文化实现资源化、资产化、资本化,让它产生了更大的效益。”殷红梅说。

  与当局指导型截然相反的便是村民自治型,其代表就是位于雷山县的郞德上寨,虽然产业化没那么强,但文化保存得比较好。

  “在村民自治的过程中,村委会主任和书记的作用分外大。村寨集体发展旅游,大都执行工分制管理;调动全村老百姓悉数参与、全方位参与,并根据工分大小来进行分配。”殷红梅举例,一个村寨在接待游客的过程中,既有歌舞表演,又有喝迎门酒等项目,既有重要表演者,又有辅助表演者,他们的工分就是不一样的。“村委会会给他们发工分牌,按月登记,由此决定每人每月的收入。”殷红梅说,这种发展路径大概专业性不强,但恰恰凸显出原生态的一壁,真实地再现生活场景。

  殷红梅认为,新的村寨加入进来肯定要看市场,另外也要看文化的存在。“我们要对业态加以指导。”殷红梅坦言,贵州在发展过程中,越来越意识到,村寨发展要避免趋同,切忌挤占原有文化根基,要防止过度的商业化。

  “我们鼓励发展那些与本身文化一脉相承的东西,有些不符合的,要在不影响文化的前提下,天真在空间布局上合理地配置。”在殷红梅看来,发展墟落旅游要让生活空间与经营空间有用分隔,让原生态很好地呈现,如许就可以共荣了,而不是把所有寨子都进行改造。

  延长旅游产业链

  “贵州的文化太雄厚了,不是所有的村寨都要做成景区,专业村也是好路子。”殷红梅举例,比如,在西江有一个村子叫控拜村,专学生产银饰提供应景区,同样可以保留文化,带动扶贫。

  又如,丹寨县卡拉村,全村才100多户,成立了合作社,专学生产鸟笼。农夫白天做农活,晚上就来做鸟笼,由于参与程度不一样,可以获得不同的收入。“这些鸟笼卖到市场上,高的可以卖到几千块钱,低的也可以卖到几十块。”殷红梅说。

  此外,还有专门的苗绣村。贵州省妇联与多部门联合推出“锦绣计划”,吸引农夫回乡就业,拿起针线当“绣娘”,既可以通过“一针一线”脱贫致富,也可以雄厚贵州旅游商品的品类。“曩昔的绣品都是老百姓生活化的东西,如今面向旅游市场做商品,既有高端的,也有低端的,很受游客迎接。”殷红梅增补道,苗族的饮食也特别很是有特点,同样可以成为旅游产业链条上的紧张增补。

  “通过专业化的细分,村寨可以以不同的体例服务于旅游业,延长整个产业链条,将千村万户带动起来,而不是千村万户都成为景区。”在殷红梅看来,现在,贵州已经不是初级扶贫阶段,而是提拔品质阶段、全产业链进行参与阶段。(本报记者 王洋)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