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要闻
回眸“城隍文化”的时代价值
时间:2018年06月07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回眸“城隍文化”的时代价值



   

    五月十一,一个不能忘记的日子。

    每年这一天,岭上村的庙会都会如期举办。因为,这一天是故乡亲朋祭祀先祖张昺——都城隍的日子。

    城隍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绕不开,也不应该舍弃的价值源泉。它是中华民族精神图腾上的一个符号,是根植于中华大地上的文化基因。

    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调研时指出,对历史文化特别是先人传承下来的价值理念和道德规范,要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有鉴别地加以对待,有扬弃地予以继承。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包含着中华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不竭源泉。要深入挖掘和阐发中华传统文化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求大同的时代价值,使中华传统美德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习总书记的讲话对于弘扬传统文化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发掘城隍文化,激活历史文化元素,涵养新时代的精神家园,为今人汲取正能量提供滋养,是当今文化工作者应有的担当。

    城隍,是古代统治者册封冥界掌管阳界的阴司长官,是一座城市的保护神。

    城隍,跟城市相关并随城市的发展而发展,没有城市就没有城隍。(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东黄石村的“都城隍庙”是一个特例,值得史学家挖掘研究。)自古以来,凡有城池者,就建有城隍庙。明清时期,都城隍、城隍成为统治者册封忠烈之士的一种褒奖神职。各地的城隍只有历史上有功于国、有德于乡、有利于民的贤能之士,才有资格被冠以此荣誉,并建祠立庙,予以纪念。

    城隍是神,也是人。因为是神,所以能显灵佑民、护城、兴市;因为是人,所以有血有肉,有骨气,有风节。城隍之身,既有萃天地英灵之气的“自然神”,更多的则是人格化的“社会神”。中国传统观念认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行善就是积德,作恶必将自毙。因此,将于国有功者、为官行善者奉为城隍,并逐步形成一种文化,正是这种思想在道教信仰中的真实反映。

    城隍的供奉始于周朝,其神职是保卫都城。今天,虽然城隍的供奉早已经淡出了现代人的生活,但曾几何时,城隍庙却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是人们在生活中、精神上无法绕开的地方。

    真正把城隍信仰推上巅峰的,还是明太祖朱元璋。他之所以对于城隍神如此尊崇,大致是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一源自于民间传说,讲的是明太祖在建立明王朝的过程中,曾多次得到了城隍神的护佑,因此在建国后出于报恩而提高了对于城隍的奉祀地位。其二便是由于明太祖出身寒微,在起义过程中深知人民群众的力量之大,因此提高各级城隍的地位,实际上就相当于在基层利用城隍神的影响,来加强对于民众思想的控制,以最终达到稳定社会的作用。无论哪种说法,其根本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能够长治久安。

    明代的城隍神,相当于各地的阴司地方官员,其管辖地界与各地的地方官大致相同。明太祖对于各级地方官员的管理非常严格,为了防止他们有贪赃枉法、滥用职权的行为,或是压榨百姓的做法,明朝规定无论府州县各级衙门,其官员在赴任时都要先行到当地的城隍庙斋宿一宿,在正式就职之前,还要先向城隍神祭告、宣誓,方可就职。各地的城隍庙的规模也要和地方府衙相当,其目的就是利用每一地设置的精神层面的 “阴司长官,来监督阳间的地方官,用明太祖自己的话说,“朕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这样的威慑力,表明了统治者的决心,就是让赴任官员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神明的监督之中。



回眸“城隍文化”的时代价值


   

    提起都城隍,不能不提明朝首任北平布政使——张昺。

    张昺,在历史长河中,是一个既普通、又陌生的名字,不曾想,随着著名的“靖难之役”,张昺的被杀,这个普通、陌生的名字永远载入了史册,并位列都城隍。

    “靖难之役”是一场改变中国历史,引发迁都北京、郑和下西洋等重大事件,张昺处于风口浪尖,成为第一位死难的建文帝大臣,以忠烈节义名动天下。其人其行,成为“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的“阴司长官”,成为一代代后裔精忠报国的精神图腾。



回眸“城隍文化”的时代价值

     张昺(1358—1399年),山西泽州(今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高都镇岭上村)人,葬于怀庆府(今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北朱村)。明代初期累任工部右侍郎、刑部侍郎、北平布政使等职。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在即将逮捕燕王的关键时刻,北平都指挥张信叛变,投靠了燕王,加之库史李友直又到燕王府告密,削藩事泄秘。燕王立刻调精壮士卒800余人,秘密入府,用计将张昺和谢贵骗入府中。燕王劝其降,昺曰:“宁可断头死,莫做易主臣。”仗节不屈,以身殉职,是年42岁,其忠义刚烈,令人肃然起敬。

    传说张昺被燕王朱棣砍头后,血桩不倒,在场之人无不惊异。燕王急问身边的大臣这是怎么回事,有个十分敬佩张昺的人就说,昺刚烈忠贞,他虽然不愿为燕王所用,但人臣各为其主,其忠可嘉。殿下不如封他个阴职,或许就能让他死得瞑目。燕王也在心里赞叹张昺的刚烈,听了这话,就上前参拜尸首,说:“先生死得其所,小王十分敬佩。为此,我封你为都城隍,位在诸城隍之上,并在每年的五月十一庙祭先生。”张昺的灵魂听了,血躯应声倒下。虽然只是传说,但燕王朱棣敕封张昺为都城隍而立庙以忠名之,并定每年五月十一日为神诞告庙日,却是史实。明仁宗朱高炽后为其平反,后又被数次敕封。

    “大节凛燕山六百载至今如昨,崇祠留太行万千劫虽死犹生。”让我们引以为荣的,不是张昺的官职,而是他的忠烈节义和用自己的生命践行道德观。



回眸“城隍文化”的时代价值


   

     600多年前,燕山脚下风云初起,面对生死考验,张昺选择了忠贞,“宁可断头死,不作易主臣。”明初的那场恩怨情仇,已成过眼烟云,但张昺所展现的品质和气节,仍值得我们尊重、敬仰。

    忠贞践道德,阴司都城隍。每年五月十一日为神诞告庙日是统治者对张昺最高的褒奖。

    虽然说,都城隍在封建统治专制统治下,统治者管理城市、统治江山社稷的手段和产物,但是,反映出当时老百姓对忠贞、爱民的官员非常敬重,对城隍神的信仰、敬仰深入人心。

    历史上,“城隍文化”对整治吏治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一些著名的城隍,如青阳县城隍庙的包公、北京都城隍庙的文天祥、张昺等,都可成为当今官员学习的榜样、楷模。城隍为百姓着想,这种思想在当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中值得借鉴。


回眸“城隍文化”的时代价值

      

    今天,城隍文化符号经过岁月的不断洗礼,史学家的不断去粗存精,活化、激活的城隍文化,展示其警示与精神,承载起蕴含着哲思的新内涵,滋养着人们的精神家园。

    “城隍文化”对当下公务人员的廉洁从政,仍然发挥着重要的借鉴价值。公务人员对国家忠诚是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常怀亲民之心,常励进取之志,常存敬畏之念,常怀忧患之思,扛起老百姓利益就不能计较个人得失;当公务人员就是要有示范作用,如果当官的没有节操,社会如何治理;当公务人员就是要有敬畏之心,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知道有多么大的权力就有多大的责任;当公务人员就是要有自觉自悟,懂得天地良心不可欺,人间正道是沧桑。

    “城隍文化”的古为今用,仍然发挥着修正“三观”的价值取向。结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大家认识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渊源来自于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的积累。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日行一善”做起,提升整个中华民族的素质,全民动员,把中国建设成为高水准,高素质,高文明的现代化强国。

    种树者必培其根,种德者必养其心。王阳明《传习录》以种树培根为喻,说明道德修养要从心底开始,道德修养只有发自内心的自觉要求才有效果。

    历史不会湮灭,文化不会腐朽,回眸“城隍文化”的时代价值,传承、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是这个时代的召唤,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绕不开的文化途径。增强文化自信,就是要以容纳古今的气魄,汇聚起涓涓细流,奏响具有深刻时代意韵的华美乐章。




2018年6月5日

于运河畔 晨耕园


(作者:宋俱乐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回眸“城隍文化”的时代价值]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