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文旅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时间:2017年07月23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导语】

    北京市海淀区地处京城西北郊,水山形胜、人杰地灵,自然和人文特色资源极为丰富。在这一带的众多旅游资源中,最主要的当属那片闻名遐迩的皇家园林,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历朝历代的不断修缮使这片土地蕴藏了深厚的皇家气息,尤其是清朝时修建的园林更是集胜景之大成。从清康熙年间起,这里陆续建成有“三山五园”之称的畅春园、圆明园、香山静宜园、玉泉山静明园、万寿山清漪园(颐和园)以及上百处王公贵宦的私家宅园。这些园林代表了北京古典园林建筑的精华。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山水造就的园林  The Landscape Gardens

    北京人对于西山有着特殊的情结。对老北京人来说,西山为父,永定河为母, 西山与北京是浑然一体的。这道太行山余脉,蜿蜒逶迤,像一道绿色的屏障横在京城的西北,既挡住了朔风的严寒,又形成了朱碧树海和皑皑雪峰。西山道道峡谷和广阔平原更是随地涌泉,水量丰盈,四季不竭。北京《泉志》记载,西山有泉一千二百多处,这还只是粗略的统计。

 

    西山泉水流成的玉河、昆明湖、长河、玉渊潭和万泉水流成的万泉河,润泽着西郊的发展。西郊园林就在这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造就了海淀的园林多为波光潋滟的水景园的特点。

 

    最先在西山修建皇家园林的是金朝, 当时最有名的建筑是金章宗建立的“八大水院”,沿着驻跸山、金山、阳台山一字排开,由北向南依次为:圣水院、香水院、金水院、清水院、潭水院、泉水院、双水院、灵水院。

 

    清朝时,西山诞生了最具代表性的中国皇家园林——三山五园,它们在不同时期修建,跨越数百年。万寿山清漪园、香山静宜园、玉泉山静明园、畅春园和圆明园的建成,揭开了中国古代皇家园林建造的新篇章。

 

“以颐和园为代表的中国皇家园林是世界几大文明之一的有力象征。”世界遗产名录评价标准中的这句话,确是对中国皇家园林的最高评价。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清朝风云行宫起

    清朝初立时,满族统治者对故宫这种金刚晨雪中规中矩的建筑很不适应。在他们看来,故宫虽然雄伟壮丽,但却被分隔成一小块一小块封闭的空间,和他们在东北辽阔山林的生活完全不一样。尤其到了夏季,炎热的天气让人难以忍受。西山相比北京城,水源丰富,植被茂盛,海拔高,气温低等因素成为皇帝们修建行宫的理想场所。于是,从皇帝到大臣都希望在西山修建行宫,顺治皇帝选在玉泉山修建园林,是三山五园的开始。

 

   康熙皇帝继位后在香山寺及附近建成“香山行宫”。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又在玉泉山建行宫,初名澄心园,后更名静明园。由于玉泉山山地较多,平原面积不是很大,园林可扩充的面积较小,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康熙在明朝清华园的旧址上仿江南山水修建了新的大型园林——畅春园,作为在郊外避暑听政的离宫。畅春园修建完成后,康熙帝每年约有一半时间居住在这里。皇帝出宫,皇族自然也要跟着一起走,畅春园周边又建起了一座座小园林,分赐各皇子。同时,畅春园和故宫一样,也成了大清皇帝发号施令的地方。康熙年间,很多国家大事都发生在畅春园。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康熙皇帝本人也在畅春园去世。

 

    雍正时期,皇帝没有继续居住畅春园中,也没有扩建这座园林,而是将其改为皇太后居所。雍正三年(1725年),雍正将圆明园这个原本属于皇子的园林扩建为皇家园林,由此宫廷文化的中心移到了圆明园。圆明园内80%的营建都是在雍正时期建成的。

 

    乾隆时期,朝廷对三山五园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与整合。乾隆十年(1745),乾隆皇帝扩建“香山行宫”,改名为“静宜园”。当时,在北京西郊一带,已建起了四座大型皇家园林,但相互间缺乏有机的联系,中间的“瓮山泊”是一片空旷地带,于是乾隆皇帝在乾隆十五年(1750年)为孝敬其母崇庆皇太后,动用448万两白银将这里改建为清漪园,从而形成了从现清华园到香山长达二十公里的皇家园林区。此后,乾隆皇帝在圆明园的基础上又修建了长春园与绮春园。乾隆后期,即圆明园最鼎盛时期,又新增了熙春园和春熙院,由此形成了5座相互毗邻的皇家御园,时称“圆明五园”。

 

    嘉庆时期,由于财政紧张,没有足够的经费支持,嘉庆没有对圆明园做很大的整修,只选择乾隆时期的一个小园子——绮春园进行扩建。绮春园于嘉庆十九年(1814年)达到全盛,成为嘉庆的主要居所。

 

    道光时期,随着清朝的没落,朝廷没有经费去修缮园林。道光帝还停止游赏清漪园、静明园和静宜园,裁汰了三山的部分官员和服役人员,使得除圆明园以外的京西皇家园林基本都闲置起来,即使有些自然损毁也很难得到及时修葺。

 

    到咸丰年间,皇帝虽然恢复了巡游三山园囿,时常奉母游湖、重阳登高、去演武厅阅兵,但已经不是经常制度性的活动了。除了圆明园以外,逐渐破旧损坏的皇家园苑,不仅不能及时维修,有的反被拆毁,用这些旧料去修葺另外的园林。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京西铁马园林泣 The Deserted Gardens

    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野蛮地占据、抢劫和焚毁了海淀镇和圆明园,三山五园和京西皇家赐园、私家园林大多被掠劫焚烧,成为座座废墟。侵略军撤走后,皇帝被迫回到紫禁城上朝听政,那些未完全毁掉的王公朝臣赐园和私家园林,也因园主人进城上朝而长久地闲置起来,并处于自然损毁的状态。昔日绵延数十里亭台楼榭、柳绿花红、车马喧闹的园林集群,变成了荒凉的无人问津的废园。

 

    同治年间,慈禧太后和同治帝蜗居在紫禁城内上朝听政,总想重过御园中那舒适自在的生活,于是决定重修圆明园。此次规划修建的重点是:皇帝上朝问政的正大光明殿、勤政殿,皇家祖祠安佑宫,慈安慈禧两太后的寝宫天地一家春和清夏堂。但此次重修因经费困难和建筑材料的缺少而最终停工。慈禧太后心有不甘,她不顾国势衰弱,经济困难,执意在清漪园的废墟上,重建新的御园,光绪十二年(1886年)动工,到十四年已初具规模,并正式命名为“颐和园”,园内的全部建筑到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全部完工。

 

    新建的颐和园基本上保持了清漪园原有的精华和风貌,但由于各种原因,也与旧园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后山的须弥灵境和景明楼、耕织图、花承阁等因经费短缺而未能重建。园林的使用功能也由旧时的行宫改变为御园,成为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地方。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至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颐和园又遭到八国联军的侵占、劫掠和毁坏。

 

    清代末年,朝廷将内务府管理的皇家赐园,全部赏赐给王公大臣作为私产,从此,“皇家赐园”便永远消失了。

 

清朝灭亡,民国建立,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驱逐废帝溥仪,颐和园、圆明园、静明园等皇家园林才收归民国政府所有,皇家园林全部化为公共财产。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锦绣园林描盛世 The Flourishing Age Gardens

    “盛世兴园林”。历代发生在皇家园林中的故事证明,中国的皇家园林,既是封建太平社会的标志,又是王朝末代衰亡的见证。饱含历史沧桑的皇家园林,除却给我们以历史特殊视角的启示以外,由于它的兴建,可以动用和聚敛全国的财力、人力和智力、物力;同时,又有不受制约的权势,所以,皇家园林,不但动辄有跨山连谷,绵亘数十里的规模,而且在规划布局、建筑造景、占有山水自然和融合吸收全国园林建筑景观精华诸方面,更具有皇家钦工的理想优势。

 

     “三山五园”全面建成后,使京西皇家园林集群的社会实用功能得到全面整合与完善。从地域上看,遍布方圆几十里的皇家园林连成一片,成为一个有机联系的完整体系。站在香山鬼见愁远眺,可见山峰矗立的宝塔杰阁、山腰平地和明湖中洒落的楼榭亭桥。高低错落,雄伟静雅,色彩鲜妍,辽阔壮观,是何等辉煌瑰丽的一幅山水画卷。皇帝也时常在这里居住、理政,三山五园便成为了紫禁城外又一全国政务中心。皇家园林周边的私家园林群落则是为了使得皇帝能够在园林里照常上朝处理政务;沿长河及御道分布的不同庙宇也是皇室成员的游娱场所。

 

    京西园林的大规模建设,对清代海淀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这块落后农村地区的面貌。从政治上说,这里起着皇宫的作用,皇帝驻跸,朝臣云集,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在这里发生,许多涉及全国的重要问题在这里决策,对中国历史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从军事上说,为了保卫皇帝安全和征战全国的需要,在北京西郊建立了“京旗外三营”:圆明园八旗护军营、香山健锐营和外火器营,驻扎的八旗官兵有一万多人,连同家属约有四万多人,这使得京西海淀一带成为重要的军事基地。从经济上讲,皇家园林雪后颐和园十七孔桥群的建成,有力地推动了京西社会经济的发展。八旗营房中满族和蒙古族的旗民是高收入人群,富甲天下的权臣贵胄聚居西郊,居民购买力空前提高,形成了京西著名的商业三镇——海淀镇、青龙桥镇、清河镇和一批商业中心。同时,水利条件的改善和乾隆皇帝亲自主持开辟,使得京西稻田发展到一万余亩,成为驰名的品牌产品。从文化上说,三山五园中所包含的文化教育内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圆明园中建立了文渊阁、淳化轩等保存典籍和艺术作品的宝库,设立了天文台、演剧场,还组织文化精英编纂成《古今图书集成》等一批精典巨制。在这里居住和生活的著名学者和文学艺术家比肩而立,他们创作的杰出的学术和文学艺术作品卷帙宏富,灿若星空。曹雪芹《石头记》、纳兰性德《饮水词》等传世精品都在这里诞生。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1860年后,京西皇家园林逐渐衰落,但是它给海淀带来的巨大影响却不曾消失,现代海淀社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三山五园。

 

    京西皇家园林是建设现代海淀风景旅游区的空间基地和物质基础。现代海淀风景旅游区的标志性景观——六大公园(颐和园、圆明园、香山公园、玉渊潭公园、紫竹院公园、北京植物园)和六大寺庙(碧云寺、五塔寺、大钟寺、万寿寺、大觉寺、卧佛寺),都是在昔日皇家园林和皇家寺庙园林的基址和基础上扩建发展起来的。

 

    京西皇家园林的基础,还吸引众多的教育家纷至沓来,在此选择校址,使现代海淀成为全国最集中的高等教育中心地区。在新中国建立后,由于优良的生态环境条件影响,西北郊海淀一带就被规划为文化科学教育区。除了高等院校之外,众多科研院所、军事和国家机关也相继修建起来,从而使得海淀智力资源密集,科技人员众多,在改革开放后,迅速发展高新科技,建成了中关村科技创业园区,全国领先,世界瞩目。

 

    美哉,海淀!美哉,三山五园!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园内寻康乾遗迹 Extant Remains of Kang&Qian in Gardens

 

    时光流转,洗尽铅华,三山五园给我们留下的胜景数不胜数。在美景中,你不用刻意去寻诗,诗会来寻你。走出门,东南西北中,你会发现不同的景致:样式别致的各式建筑、古色古香的商业街、深度挖掘的现代旅游景观,文化的、历史的、养生的,在三山五园这一整体的游览项目中,每一笔都勾勒出不同的颜色,每一项都为现代三山五园之旅带来独特的亮色。

 

    当你已厌倦一趟趟的颐和园、圆明园、香山公园踏青之旅,却又不愿意放弃来这山水美景之地,唯一的途径便是走进、走深。作为承载了厚重历史的三山 五园历史文化景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三所公园内都留下了深刻的历史印迹。走在古朴的青石板上,抚着或斑驳或沧桑的小桥,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历史脚印。这些脚印不仅仅有三山五园后期重修后遗留、保存下来的建筑,也有着繁盛的康乾盛世的影子。那些历经几百年、风霜打磨后的石块,仍然会在不经意间映入你的眼帘,昭示着曾经的辉煌。只要用心搜索,你能找到太多这样的印记。

 

    如颐和园中的乾隆御笔“清可轩”“方外游”“寒碧”“绮望轩”等。原赅春园西北有绮望轩遗址,这里依山傍水优雅宁静,原为万寿山后山又一处别致的小园林。“绮望轩”小园由一轩一楼一斋四亭六十四间游廊组成,都建在假山堆石之上。主体建筑“绮望轩”是高建在近临后湖的假山石洞之上的一座轩堂。轩前左右八字石阶下达洞口,洞口临湖围以汉白玉石栏杆,洞口镌乾隆御笔亲书“蕴奇积翠”四字。此组建筑于18601018日被英法联军焚毁,现尚存大量假山石,地基也保存相对完整,原码头及乾隆御笔亲书石刻对联尚在原处。额曰“蕴奇积翠”,联曰“萝径因幽偏得趣,云峰含润独超群”。

 

    香山静宜园中有乾隆御笔“唏阳阿”“朝阳洞”“听法松”等。听法松是香山公园(静宜园)二十八景之一,自古就为京城名松。位于香山寺西佛殿门外。南边的一棵,高达25米,干周长达3.15米;北边的一棵高达20米,干周长达2.5米,香山公园现存的古松中,最著名的便是香山寺遗址山门前的这两棵古松,都是金代所植,至今已八百多年。从殿中住外看,它们好像在探听殿内的老佛师说法,传说在东晋有位高僧讲经时,因讲得义理明澈,竟使顽石感化,点头称是。到了乾隆年间,皇帝多次来此,听说此故事,观双松高矗入云,树冠上相对生长的大枝都长长伸延,很像两个虔诚的佛教徒在拱手听法便根据它们的形态命名此松为听法松。

 

    圆明园有乾隆御笔“长青洲”“湧金桥”等。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上下千年 三山五园绘长卷]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