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城市
700年京东门户孑余 残破的张家湾城和通运桥
时间:2017年11月07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700年京东门户孑余  残破的张家湾城和通运桥


        张家湾是通州境内大镇。元以来由于地处大运河北端成为漕运码头。明代建城,万历年建通运桥。现在的张家湾早已不是水路码头,但从八通地铁站土桥总站出来沿张采路南行不远就到了张家湾。成片的住宅楼已经成为一片水泥森林。在跨过一条河左转后则是一片旧村。停下来看,河边立着红学家冯其庸先生所书的
萧太后河石碑。早年我拜访过的冯先生,他住在张家湾东面一个僻静的住宅区。这条已经很不起眼的小河就是萧太后河了。

 700年京东门户孑余  残破的张家湾城和通运桥

镇中记

沿河进村,原来这是个回族村。沿街有很多回族商店,其中尤以牛羊肉铺子为多。东西大街上还算热闹,很多临街建筑还是上个世纪70-80年代的风格,连招牌都没换过。张家湾清真寺还在使用,向门房说明来意,即可入内。几位妇女正在在院子里清洗牛羊肉。清真寺是上世纪末重修的。现在是一进朝东院落。院门左侧一棵古槐红牌。礼拜殿三间,西侧是绿琉璃宝顶望月楼,南北是讲堂。是比较标准的乡村清真寺形制。继续东行到一十字路口左转,就看到不远处的城墙和古桥,这就是张家湾古城的南门和残墙以及通运桥了。

    萧太后是辽代著名的政治家,她在位期间辽国巩固了政权,社会稳定。辽代契丹贵族都有游猎的习俗。当时的通州有著名的契丹贵族游猎地延芳淀。据说当时为解决辽南京的粮食供应等问题,从城下开运河到今张家湾一带与潞河(今北运河前身)交汇。有专家判断这条人工运河大约开凿于辽统和年间,到现在已有千年历史。文献不足,当时开凿的目的是否全在粮食还有待考证。但当时的京东一带自然环境确实比现在要强得多。朝阳-通州一带湖泊众多,成为契丹贵族的游猎场就是明证。这条千年运河的基础之牢固至今为水利和文物专家赞叹。民间称铜帮铁底运粮河。但现在的萧太后河已经因为严重污染成了臭水沟、牛奶河,说白了就是露天的下水道。河水到张家湾城下,也是臭气熏天。我第一次去是在3月,水流不大,异味还算小。但看河道两侧的居民家都把自家污水口排向河道,这样的水环境可想而知。

   张家湾的发展是和运河分不开的。连这个地名也是因为元朝初年至元十六年(1279年),大都蝗灾乏粮,漕运官员张瑄自东南造平底船六十只,运米四万六千石,从海道至京师,溯潞河北上,曾经停船于此,故名张家湾。《日下旧闻考》和《长安客话》均录此事。后来京杭大运河通,张家湾成为重要的码头和物资集散地。明代以后运河航道继续发挥作用,张家湾的交通和转运枢纽地位日益巩固。张家湾城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修建的。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二月到五月,历时三个月完工。明大学士徐阶在《张家湾城记》中记录:城随河岸地势而建,周围九百零五丈,厚一丈一尺,高二丈一尺,内外瓷砖,中夯实土,设守备一员,率军五百人守城。文物人员考证结果是城池平面瓦刀状,南北长东西窄,周长3015米。墙最厚3米5,高7米。中是夯土,外砌砖。小城是众多政府部门办公驻地。如通济仓竹木局砖料厂盐仓检校批验所张家湾巡检司张家湾宣课司铺递等。明中期后,通惠河开始淤塞,进入通州和北京的水路不畅。盐米商旅、万国贡赋、内外官绅各色人等从南方入京大多要在张家湾下船改走陆路入京。当时从张家湾出发有三条大路通往北京城:一条经通州到朝阳门,一条入东便门,一条入广渠门。

    据说,张家湾码头最早是在辽代形成的。运河码头以萧太后河为界,河北的是皇家码头,比如皇木厂、花板石、盐、江米、漕粮等皇家专用码头,河南则是商业杂货民用码头。据说在通县运河沿线曾经有各类码头不小十几处。可惜现在被破坏的十分干净,难觅踪迹。

    小城曾有5门,其中最繁华的就是紧临河的南门。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修复后的门。有门有河必然有桥。现在石桥的前身一直是木桥。因为不堪使用,明万历年间中贵内官监太监张华奏请将木桥改建为石桥,并建福德庙与文昌祠镇之。 万历生母李太后是通州人,且以菩萨自居,在京城广修寺宇。庙建在她的家乡,修桥也是件大功德,于是修庙费用太后捐了大半。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正月动工,历时近三年竣工,石桥由皇帝赐名通运

   通运桥南北走向,桥全长43.5米,宽近10米,3孔石券洞。中券宽9米,券洞两侧上方雕镇水兽,券洞壁上嵌万历三十三年石刻一块,长方形,尚未见录文(依现在的水体环境,估计难有机会下去探查)。两旁券洞宽7米。桥两侧石栏为青砂岩,每边海棠望柱18根,柱头雕石狮。这些石狮虽已残破,但形态各异,活灵活现,雕刻精细,全无模式化的死板之气。而后补的狮子则和早期原物差距明显。望柱间镶栏板,两面均有浮雕宝瓶,比较少见。清咸丰元年(1851年)重修。桥身是花岗条石,桥面破碎严重,道道车辙深沟暗示着过去的繁华。2002年北京市文物局修桥,保存了车痕累累的桥面。

    桥北端西侧,有螭首汉白玉方座碑一通。首高1.34米、宽1.62米、厚0.42米;座高1.2米、宽1.18米、厚0.44米。两面高浮雕二龙戏珠纹,云纹缭绕。方额内纵刻篆书两行通运桥碑文碑身阳刻楷书铭文。首题为敕建通运桥碑记,记述木桥改建石桥之事:城南门外通运河,南接西山诸水,北通蓟密等河,其水横亘,以木板构桥,车舆驮载,不堪其重……,已多模糊不清,难以辨认。据记载在桥东原有敕建通运桥福德殿碑记,明建极殿大学士叶向高撰文,中有京师之路,西则芦沟,东则潞湾等语。可见明朝时张家湾的交通地位和卢沟桥同等重要。

    桥两端砌青石平台,长约6米,宽约3米,平台边还砌台阶。通运桥边就是码头,这些青石平台应是方便人们上下船之用。

 700年京东门户孑余  残破的张家湾城和通运桥

繁华即沧桑

    日益重要的小镇,人流密集,商业发达,市井生活活跃。据记载清朝时镇上商号就有近百家:天圣斋、天成楼、天顺当局、曹雪芹家当铺、二友轩、庆和成、济生堂……可见一时繁华之相。在众多张家湾的商号里最有名的应该是曹家当铺。据说城内早年还保存着曹家宅子。小城内有花枝巷,《红楼梦》里也提到过小花枝巷。有红学家认为曹雪芹病故于张家湾,就葬在这里的曹家祖坟。前些年发现的曹雪芹墓石曾轰动一时。现存三教庙内。曹雪芹自己的故事如《红楼梦》一般似是而非,让今人迷恋又迷惑。这或许就是名著的无穷魅力吧。

    桥北城里衙门多,桥南则是各类旅店各类市场密布。刚才走过的东西大街曾号称十里长街。过去的河南岸边就是这里的临河店铺一溜排开,所以又称为长店。晚近才改叫张湾村,河北则叫张湾镇村。现张湾村里有馆驿胡同,据说是明清以来招待外来使节的歇脚之地。古代文人留下的诗文中多有在张家湾迎来送往的内容,从中可见张家湾因为是水路中转之地,为行旅提供住宿的旅馆很多。  


     如《日下旧闻考卷一百十》收录了多首:

     ——王问《张湾送客诗》:旅舍临官陌,秋风一惘然。献书芸阁上,归梦草堂前。燕市人初去,江天月共怜。应寻鹿门隐,同宿五湖烟。

     ——桑绍良《下第宿张家湾诗》:貂裘敝尽客还家,郭隗台前日欲斜,回首凤城春色好,莺声啼碎碧桃花。

     张家湾市场里还有人市。如评剧《冯奎卖妻》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台词有夏老三下了官船往前走,眼前来到张家湾。张家湾设个卖人市,有卖女来有卖男

    明清有随笔说张家湾桥北城楼肆市,桥南人家烟火,船行桥下,人走桥上,无异江南水乡。这个南门外桥边的白描图像能成为江南水乡,其一是要有景。通运桥当之无愧。其二是要有人,做为运河码头,这里的条件也足够了。说这里一度是江南水乡还需要一种市井氛围。而商业活动的发达应该是其基础。在此之上社会休闲文学的发展也是不可缺少的。

     明蒋一葵《长安客话》卷6潞河条:张家湾为潞河下流(元时有张万户居此),南北水陆要会也。自潞河南至长店四十里,水势环曲,官船客舫,漕运舟航,骈集于此。弦唱相闻,最称繁盛。曹代萧诗:潞水东湾四十程,烟光无数紫云生。王孙驰马城边过,笑指红楼听玉筝。’” 这首明诗十分鲜活的为人们展现了明清时期张家湾的市井繁荣景象。明清的皇亲国戚们利用张家湾的地理优势,大开敛财之门,而所笑谈的玉筝也可能跑不开声色犬马之类事。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提到的红楼不知道是否确为明代张家湾的某处建筑别称。曹雪芹的《红楼梦》得名难道是由此而来吗?当代厦门也有红楼。现在的红楼已成为一种语言中的暗喻了。

   各色人等生活在张家湾,其生死哀乐均是张家湾运河历史文化的一部分。当然曹雪芹的故事更是其最著名的一段。由此,张家湾古镇实现了从交通站向运河文化载体的转变过程,其自身也成为文化的符号。南门、残墙、通运桥这个小局部是京东古镇所剩的唯一地面遗存。神奇的是,这一局部正是张家湾古镇最具有标志性的地方,这是冥冥中的注定还是纯属历史巧合呢?

   小城的毁灭一在抗日时期,日军拆城修工事,一在文革以来的破坏。现在城内已经拆迁,空无一屋。仅存的这段百米城墙还是因为早年通县粮食仓库借为围墙才得以保存下来。城东不远的荒草丛中赫然立着京杭大运河国保石碑。有学者认为大运河的起点在北关闸。当然立在在张家湾这个当年运河最北面的水旱码头也可以理解。

   千年河道已成臭水沟渠,古城古桥早已残破。往日的码头、官宦、商旅、走卒,抑或是才子佳人的迷梦也化烟云而散。只剩桥面崎岖的车辙记录着这些往事。古桥现状如此,个人以为足以,不再需要过度维修。就让它这样吧,沧桑尚存,来者才能清楚地认识到,这是一处和北京城的兴衰密切相连的重要历史结点。

700年京东门户孑余  残破的张家湾城和通运桥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700年京东门户孑余 残破的张家湾城和通运桥]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