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访谈
网络文学评价标准有待形成
时间:2017年12月02日信息来源:不详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20世纪90年代初汉语网络文学诞生以来,网络上的创作与评论如影随形,网络文学评论成为影响网络写作、网民阅读、作品判断、读写互动的有生力量。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介入网络文学理论指斥学术运动中,关注的题目由基础性题目向深度化、专业化、邃密化变化。理论指斥的选点探索到网络类型文学、女性文学等领域,研究面发散到与之相干的影视、版权、网站等领域,同时对自媒体文学以及数字艺术、数码艺术等也多有涉猎,极大雄厚了网络文学指斥内容。尽管网络文学发展时间不长,对其理论指斥研究刚刚起步,但依然有很多理论指斥研究者、作家对评价标准进行了积极探索。尽管他们的立场、标准和侧重点不同,但正是他们筚路蓝缕,网络文学评价标准才能蔚然大观,在争鸣中展现出来。

网络文学性子之争

网络文学是不是文学?其评价标准是什么?学界有不同的声音。

邱华栋认为,如今的网络文学不是文学,都是武侠、穿越、搞笑、鸳鸯蝴蝶、恐怖、侦破等类作品,这都是五四时期鲁迅、陈独秀所反对的东西,所以绝大部分是比较低级的笔墨垃圾(《中华读书报》2011年12月7日)。然而,更多的指斥家深入到网络文学现场,对网络文学进行了过细观察,探究了建构网络文学指斥标准的需要性与可能性。刘俐俐、李玉平《网络文学对文学指斥理论的挑衅》(《兰州大学学报》2004年第5期)提出,应该在意识到网络文学对文学指斥理论的挑衅这一事实的基础上,建立网络文学的指斥原则和指斥标准。王一川在《网络时代的文学:什么是不能少的?》(《大家》2000年第3期)一文中则提出,随着网络文学、超级文本文学和超级媒体文学在日常生活中的经常使用,网络会更直接或间接地对文学的意义发挥影响,并给文学带来全新的具有革命性意义的转变。

陈定家《“超文本”的鼓起与网络时代的文学》(《中国社会科学》2007年第3期)一文提出,网络文学营造的“话语狂欢之境”正在悄然改变着关于文学与审美的思维体例和价值标准,网络带给文学的不仅仅是当代性和全球化的传播便利,更带来形形色色的广告陷阱与文化垃圾,人们应该对此进步小心。邵燕君在《面对网络文学:学院派的态度和方法》(《南方文坛》2011年第6期)中预言,十年后的中国现代文学主流很可能是网络文学,并提出以更具开放性的文学史视野将网络文学分级定位,创建网络指斥自力话语。禹建湘《空间转向:建构网络文学指斥新范式》(《探索与争鸣》2010年第11期)提出,网络文学指斥要建构一种更为开放的多元指斥范式,用发展的眼光以及历史性与当下性相结合的指斥价值取向,来看待网络文学的种种新征象。

网络文学正在发轫阶段,欧阳友权就于2001年提出了网络文学原创性的标准。他认为,真正的网络文学的特色和上风在于作品的原创性。2002年,他对网络文学指斥增长了“人文精神意义”的标准。他认为,网络文学具有不加粉饰的本色情感和真情实感特性,网络文学形成了纪实性、写真性的情感宣泄模式,与含蓄温婉的传统审美标准天差地别。此外,张勐《荷戟独徘徊——全媒时代文学指斥的站位》(《南方文坛》2011年第2期)、吕德强《网络文学指斥简论》(《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第2期)和周志雄《网络文学指斥的近况与题目》(《山东师范大学学报》2010年第2期)等文章,论述了网络文学指斥传播快捷、情势天真多变、语言清新普通等特点。他们认为,这种随性而为的指斥动机反而显得更单纯,更接近于文学评论兴之所至、有感而发的始源。

网络文学评价系统之争

针对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学术立场构建网络文学评价系统,学界观点各有侧重。

陈崎嵘在《网络文学亟待确立指斥“指标系统”》(《光明日报》2012年7月3日)一文认为:“我们研讨网络文学作品,应当在坚持文学本质的前提下,看重研究网络文学的特点,探求和发现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不同点,经过较长时间的创作实践和理论研讨,渐渐地形成吻合网络文学创作和传播现实的、具有网络文学特点的审美评价系统。”王颖则主张“反思精英标准,理解网络文学”,倡导“创建网络指斥自力话语,分析网络文学艺术发展的构成和逻辑,渐渐建立吻合其创作规律的评价标准和系统”。

谭德晶《“搪突”与“逃避”——网络文学指斥主体的精神向度分析》(《文艺争鸣》2005年第4期)从指斥主体出发,分析了网络文学指斥主体的两种精神向度:搪突和逃避,“搪突”即消解经典的意识形态;“逃避”指寻求轻松娱乐,躲避责任与承担。

欧阳友权《网络文学:挑衅传统与更新观念》(《湘潭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第1期)一文从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比较中,辨析网络文学评价的特别性,譬如作者身份的网民化、创作体例的交互化、文本载体的数字化、传播体例的网络化、浏览体例的机读化,以及文学存在体例、创作模式、价值理念的变异对指斥标准的影响等。

陈崎嵘《呼吁建立网络文学的评价系统》(《人民日报》2013年7月19日)一文认为,“对网络文学的评价,可以有很多标准,但重要的取向是两个方面,即思想价值取向和审美趣味取向”。在思想价值取向上,“网络文学同样要树立以人民为中间的创作导向,在思想境界上寻求对国家民族的担当,对真善美的歌颂,对假恶丑的鞭挞,对暴力的抵抗,对诳骗的揭露,对忘记的拒绝,对人生终极意义的不懈追问,对人类精神世界的永恒探寻”;在审美趣味取向上,必要“对文学心怀敬畏,对网络志存高远。网络文学应当寻求积极、健康、乐观、文雅、清新的审美趣味,反对悲观、颓靡、颓废、低俗、浑浊的审美趣味”。

此外,苏晓芳《网络小说论》、李星辉《网络文学语谈吐》、蓝爱国《网络恶搞文化》和柏定国《网络传播与文学》以及《网络文学100丛书》等著作,论及网络文学指斥的学理分析和各类网络文学征象、文学题目的评价,大多是传统学院派所为,有一些成果是套用传统的理论“槽模”评述新兴的网络文学,难免“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而填补这一缺憾的是活跃在网络社区、论坛、各种链接和自媒体中的那些即时的谈话。在各大网络文学的 BBS 论坛和社区,如百度小说吧、搜狐读书社区、天边社区等出现雄厚多彩的互动式“跟帖”、回帖与评论,作者与读者自由、开放与平等的双向交流,在很大程度上冲击了传统的文学话语指斥系统,并让文学指斥走下“神坛”,显现出趣味、即兴等推翻式的指斥体例,实现了指斥话语权的平等与互动。这是我们所说的狭义的网络文学指斥,即“在网络上”的文学指斥,它们的针对性和时效性不时把网络文学征象推到传媒前沿,对提拔网络文学的社会关注度和文化影响力,具有紧张作用。

作为一种全新的文学评价样式,网络文学指斥在话语表达、指斥体例等各方面改写了传统文学指斥的机制和格局,体现出独特的艺术特征。网络文学评价标准的理论建树是一个历时积淀和共时推进与拓展相并陈的历史过程,这个过程不会有终点和尽头。理论的建构永久“在路上”,评价标准的建构也不例外。时至今日,尽管人们对网络文学仁智互见,其评价的标准也还没有达成同等,但这些探究对于网络文学研究的积极推进,对网络文学评价标准的最终形成和评价系统的构建具有紧张价值。

(欧阳婷)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