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访谈
中文阅读分级之争的背后分级之后还需详细阅读引导
时间:2017年12月02日信息来源:不详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原题目:中文阅读分级之争的背后

“史鉴使人明智,诗歌使人巧慧,数学使人邃密,博物使人深沉,伦理之学使人端庄,逻辑修辞使人善辩。”西哲培根的《论读书》,精要地指明了博览群书对一小我的精神成长裨益何在。

阅读从儿童开始。今天大多数的中国孩子假如要博览群书,无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既无衣食之忧,也有大把的书可供阅读。

绝大多数中国家长,哪怕本身没有阅读的风俗,也乐见孩子读书,为孩子购书也是慷慨至极,这直接推动了童书市场的繁荣。数据表现,2016年国内图书市场上针对少儿的图书多达15.28万种,可谓汗牛充栋。

面对浩瀚的书目,多大的孩子该读什么书?什么样的书真正对孩子有精神滋养?在读什么书才好的题目上,不少家长遭遇“选书难”困扰,为孩子购书盲目选择、没有明确方向的情况,比比皆是。

为了进步中国儿童阅读质量,中文图书的分级阅读逐步被正视起来。

提上日程的分级

根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间对202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为儿童遴选图书时,有56%的受访者感到困难,72.7%的受访者透露表现必要国家有关方面制订参考标准。

一个小例子是,即便是那些经过历史淘洗而流传下来,公认为富有人文精神和价值内涵的经典,孩子该不该读、怎么读也是一个题目。

比如某黉舍为初一门生保举的书单中有《水浒传》,有家长便质疑,书中许多情节暴力血腥,主角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俗话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让12岁的孩子读这种书,引起了家长的忧虑。另外还有的家长忧虑孩子读《红楼梦》会早恋,等等。

为了回应相干呼声,2017年6月,国务院法制办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草案)》,其中第十九条规定:“国务院消息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和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应当根据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状态和现实情况,制订未成年人阅读促进计划、实施方案和未成年人阅读分类引导目录。”

制订“未成年人阅读分类引导目录”,即针对未成年人这一阅读群体,制订专门的阅读引导目录。

在这一基础上建立儿童阅读分级系统,是落实这一立法并促进儿童阅读更加科学健康的行动之一。

正如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多高的个子穿多大的衣,不同年龄段或者不同阅读水平的儿童也应该读合适的书。因此,建立科学合理的分级阅读系统,根据孩子成长的普遍规律提供一些引导性建议,对青少年养成阅读爱好、多读书读好书,是迫在眉睫的事。

所谓分级阅读,也被称为阶梯阅读,就是根据未成年人不同年龄段的认知水平,在图书上标出适合的年龄引导标识。

在欧美,分级阅读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并形成了各种完备的分级阅读系统和标准,核心都是根据儿童成长规律和不同年龄段智力、生理发育状态,渐渐建立起清晰、科学的儿童阅读引领模式,让孩子们在阅读的肇端阶段就走上正道,少走弯路。

目前,已经有不少机构对分级阅读进行过研究探究,做了在国内推广分级阅读的相干预备。

在《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草案)》宣布后一个月,第七届江苏书展会上,江浙沪京全民阅读办共同发布《中国分级阅读苏州宣言》(简称《宣言》),倡导“全民阅读,儿童优先;儿童阅读,科学引领;分级标准,合力打造”。

详细的阅读引导更紧张

对于分级阅读有无需要,民间观点有的同意,有的反对。有观点认为,分级阅读推广后,一些家长可能会过度依附分级,跟风购买图书,还有舆论觉得分级会限定大部分阅读能力强的孩子。

其实总体来看,假如有了分级阅读的国家标准和权威引导,这种争论和疑心就会相对削减。

有引导标准并不妨碍家长和儿童的选择自由,引导标准起指导大方向的作用,详细情况中,家长可以根据自身引导阅读的能力,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给家长提供分级阅读的信息很紧张。”活着界学前教育组织中国委员会实行主席周兢看来,通过深入研究,为不同年龄段孩子提供阅读书目,才能更好地熟悉世界。

因此,比要不要建立分级阅读系统更紧张的题目,可能是如何建立、怎样建立、建立什么样的分级阅读系统的题目。

假如分级的依据拍脑袋、标准想当然、实施一刀切,阅读分级也可能“好心办坏事”,成为一道藩篱,使得未成年人和成人世界被隔离起来,让阅读的雄厚性与多样性受损,阻碍未成年人进步阅读水平,效果得不偿失。

要在根本上解决儿童阅读的种种难题,更紧张的是有了分级标准之后详细的合理阅读引导。分级阅读和详细阅读引导,要共同应对的有三大题目。

首先,是儿童阅读时的欲速不达,忽略适龄适度。一些家长不考虑未成年人知识预备的不足和生理的稚嫩,粗暴地将一些成年人才能理解的书籍给儿童看,使得“阅读动力”变成了“阅读压力”。孩子们越读越有挫败感,抵触生理油然而生,阅读失去了快乐反而生涩无趣,久而久之可能导致一些孩子终生厌读。

第二,是儿童阅读时的急功近利,迷信“成才”。一些家长忽视了阅读贵在“无用之用”的特征,过多地让教辅书、“鸡汤”书、“成才”书霸占青少年阅读空间,一些图书出版机构在利益驱使下也有心诱导,助长阅读的功利化。

第三,是儿童阅读时的削足适履,漠视孩子进入肯定年龄后心智发育上的个体差异。一些教育机构过于寻求划一同等,一些家长则喜好跟风,对孩子超常性的阅读需求不懂得尊重指导,导致淹灭个性,尤其是读物太简单,不能知足孩子的好奇心和阅读乐趣,久而久之也会失去阅读爱好。

说到底,分级是一种手段,关键要在团体社会氛围上给孩子优秀的阅读环境,提供雄厚的阅读资源,在精确的引领和引导下,把良好图书介绍给孩子们,让不同阅读阶段的孩子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

(高雪梅)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