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访谈
在新时代重新审视网络文学
时间:2017年12月02日信息来源:不详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网络文学是现代文化景观中不可忽视的一道风景。经过二十年的成长,网络文学的创作者、研究者和管理经营者都普遍熟悉到,网络文学正面临一个发展的关键时期。

十九大报告绘制了中国发展的宏伟蓝图。在十九大报告中,“文化”一词出现了79次,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文化必将在将来承担新的使命并有新的作为。

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思考自身如何创新突破,已是网络文学绕不开的题目,其中所涉难题不仅仅有创作方面的,也有体系体例上的。我们有需要重新审视网络文学,既要尊重事实又要创新管理手段,更必要理论与实践双轮驱动才能求得破解之道。

重新定义网络文学尤其需要

我们通常把网络连载的原创作品以及在此基础上进行版权运营的长篇小说看作网络文学。如今看来,如许的定义显然过于局促,造成了网络文学发展中一些观念上的困局,网络文学在发展实践中也出现了“异化”。

在近日举行的第二届网络文学南北对话会上,有人发表观点:“网络写手从来没有把网络文学当‘文学’。”这可能真实反映了一些写手的想法,有如此的写作观念、写作生态,网络文学出现大量剽窃、盗版也就不足为怪了。

娱乐业争相上市的格局使得网络文学商业化更为激烈,某种程度上说,也成为网络文学“异化”的幕后推手。过度商业化,已经成为网络文学不能回避的庞大题目。

网络文学的商业化当然是必要的,但如何在艺术性与网络性,娱乐性与国家性,人民性与小众趣味之间找到平衡?

解决曩昔的失衡尤为迫切。网络文学须离别失衡的草莽时代,这是新时代对其充分发展的要求,也是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文门生态的前提。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最近在网络文学界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会议上说:“必须深刻理解新时代,要清楚历史方位和本身的方位在哪里。网络文学界要深刻理解历史方位,思考网络文学如何与新时代相呼应、相匹配。网络文学要为这个新时代提供能量,作家、研究者和网站经营者都必要认真去面对。”

在新的历史方位中,网络文学的重新定义显得尤其需要。在“网络文学”一词前加上“新时代”,是离别草莽时代和粗鄙格局时破题的关键所在。

从网络载体上解放出来

网络只是一种载体。要重新定义网络文学,就必要把网络文学从载体上解放出来,把文学的修养、品质和美感安放到网络载体上去,要在网络文学创作者的内心装上这个“软件”,而不仅仅是强化载体或传播体例这个“硬件”。

伴随技术的发展,人类迎来了阅读与写作的技术革命。可以预期,将来的文学创作会突破网络和纸质载体间的壁垒,文学就是文学,把载体当做区分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重要分水岭的观念,终将过时。

在过渡与融合的现阶段,网络文学必要从小众化走向大众化,就不可能绕开传统纸质文学期刊的市场与读者。

闻名网络文学研究专家欧阳友权总结网络文学的贡献时说:“网络文学将文学发表的权力中间下移到大众。”显然,这是针对文学期刊“发表难”的实际而言的。

客观上说,期刊与网络并存的格局也是当下网络文学得以发生的逻辑前提,正是因为文学期刊“发表难”,积压的草根性创作力量才通过网络得以大规模释放。

不过,这种发表格局也折射出一种观念上的预设:发表在文学期刊上的作品肯定是细腻的,而网络文学就可以是粗陋的。

面对将来,有需要打破现有的文学发表格局,这将是破解网络文学质量低劣的一个紧张行动。

笔者认为,文学期刊在新时代应该肩负起一种使命,多关心网络文学的发展,自动接纳网络作家的作品,在年轻的网络作家中,培育一批能够写期刊作品的良好作家。文学期刊、网络文学网站以及多媒体平台等发表渠道,必要联动、共融,而不是泾渭分明、自说自话。

网络作家可以写一些期刊可以发表的作品。网络作家必要有一种担当,走出唯金钱论。分外是良好的网络作家,须有文化人的精神寻求和社会责任感,不拘载体地创作良好作品,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郁勃作出贡献。

新时代网络文学的创新与突破

求是杂志社《红旗文稿》研究员马建辉在第二届网络文学南北对话会上说:“我们当前的文学所面临的,已经不是能不能知足人民群众的基本精神必要的题目,而是能否知足人民更好、更高、更优的精神必要的题目。”

急遽发生的社会变革要求新的文艺样式介入,给社会肌体注入积极能动的艺术因子,因此,倡导一种新的网络文艺样式显得尤为紧迫。

要实现新时代网络文学的创新与突破,必要加强实际主义的穿透力,使实际主义成为网络文学创作的主流。

十九大报告指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间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并要求文艺创作者增强实际题材创作。

面对网络文学实际主义创作手段的日渐式微,必要在对实际主义创作手段进行反思的同时,义正词严地指导广大网络文学创作者摒除偏见、打破成规,以极大的改革勇气直面实际。

网络文学创作者必要对实际采取积极干预,在社会生活中吸取创作的素材,创作出既吻合时代要求又能超越当下的实际主义作品。

要实现新时代网络文学的创新与突破,也必要有更大的文化视野。

在全球文化语境中,需建构中国网络文学的国家话语,在互联网互联互通的背景下传播到世界各地,凝聚亿万人民、连合全球华人共同完成中华民族巨大中兴的重任。

简而言之,就是匹配新时代的要求,将网络文学提拔到一个全新高度,使之具有表达民族想象和国家想象的能力,成为高屋建瓴地阐释当代中国的文化主流场域之一,又不乏喜闻乐见的普通性和能够连合鼓舞人民的大众性。

在网络文学的指导和管理上,要积极改善主体创作生态,促进创作者了悟自身所处的历史境遇,实现自身角色的变化;培育、指导新兴阶层对网络文学创作的积极性,加大人才培养力度,为网络文学的发展贮备人才。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委员,文学评论家吴长青)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