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文旅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时间:2017年07月24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探秘通州

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京杭大运河一直是中央政权与最富庶的华东地区联系的纽带,是南北交通的大动脉,是物资、人员、信息流动的重要通道。而作为运河北起点以及历史上重要的漕运码头和仓储重地,通州是北京地区的运河文化遗产地,这里河渠汇聚,古城垣、庙宇、街巷、官衙、民居,码头、仓储、漕运设施等文物遗迹遗存遍布,文化丰富度在全国罕有。这些文化遗产构成了通州的历史记忆元素,也使通州具有了古老通达的城市形象和上善若水的城市性格。本文将按运河文化的线索,探寻和揭秘那些鲜为人知的史迹,将通州“舟行天下”、“州通天下”的意味、韵味、风味、趣味呈现给读者。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1968年,在通州张家湾出土了一方墓石。这块并不起眼的墓石,竟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墓石上的死者名字不是别人,正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这就引起了红学界的争议。为什么曹雪芹的墓石会出现在张家湾?他埋葬在此地?他死在此地?他为什么会死在此地?他的人生最后阶段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对这块墓石的真伪也有不同说法。以至于墓石出土20年后,直到1992年7月才公开。

这块墓石现在陈列在张家湾博物馆。当时据目击者说,是在张家湾一个叫曹家坟的地方发现的,上刻“曹公讳霑墓”,落款是“壬午”,下边还有墓坑,当时坑内还有一具男性骨架。著名红学家冯其庸先生经过调查认为这就是曹雪芹的墓石,曹雪芹死后就是葬在了通州张家湾的曹家坟,因为这符合中国人的传统习俗。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虽然对曹雪芹是否死于或葬于张家湾至今有争议,但关于曹雪芹家在通州张家湾有产业,却是在史籍上可以查到的。康熙五十四年(1715),曹雪芹的父亲曹頫继任江宁织造,在当年七月十六日给皇帝的奏折中说:“……窃奴才自幼蒙故父曹寅带在江南抚养长大,今复荷蒙天高地厚洪恩,俾令承嗣父职。奴才到任以来,亦曾查检所有遗存产业:惟京中住房二所;外城鲜鱼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亩;张家湾当铺一所,本银七千两……”(见:《红学散论》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版),由此得知曹家在通州张家湾的产业。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在康熙年间任江宁织造,驻南京,来往京宁之间都走大运河水路,而至京城的第一个码头就是张家湾码头。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上文所说的典地六百亩,与张家湾的曹家坟十分相似,而曹雪芹的墓石正是出土于这里。曹家在自家的典地内辟地建祖茔,合乎情理;曹雪芹死后葬在曹家祖茔也合乎情理,而百年后在曹家坟发掘出曹雪芹的墓石,更是合乎情理。不仅曹家典地与今天曹家坟相似,史籍中记载的当铺、盐店、染坊、四合院等曹家私产,在张家湾同样能找到对应之地。比如张家湾古城最有名的是“花枝巷”,此巷在张家湾古城南门内西侧的第一个古街,与南城墙平行,东西走向,约有300多米,在花枝巷的腰部,向北有一条小胡同叫“小花枝巷”,直通西门内大道,清朝康乾年间,“花枝巷”、“小花枝巷”是通州的繁华闹市,整日里车水马龙、人语喧阗。

据清宫档案所记载,此街巷入南门、走百步,有曹家当铺及曹家盐店、曹家四合院、曹家井、曹家染房、皇店吉庆号、皇店宝源号、漕运通判衙署、张家湾巡介司、大通关、盐仓批验所、张家湾守军营、明烟墩、古驿站、湖南会馆、福建会馆、浙江会馆、安徽会馆等。其中有曹家字样的院落,上个世纪90年代初还留有遗迹。如小花枝巷里的一座四合院东厢房南间内有一眼井,口小底大,约8米深,据专家说这井主要是为夏季凉镇食品、蔬菜等物之用。1993年5月,张家湾镇政府派工重淘此井,在井口砖缝间发现一枚“康熙通宝”铜钱,专家们认为此币是当初砌井的瓦工匠故意放在那,估计井壁每层的砖缝间都会有一枚当时流通的铜币,以求吉利平安。同时在井底淤泥中清出一只折扇边骨,檀木作成,外侧面嵌有金钱,残缺不全。据有关专家鉴定这一支扇骨是乾隆的遗物。《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和第六十回中写道:贾珍将他的二小姨子尤二姐暗暗安顿在“小花枝巷”内一所房子里。第三十一回、第四十八回写的晴雯撕折扇的情景,与四合院后面的曹家花园和菜圃都非常吻合。那么,曹雪芹会不会在这里居住生活过?又会不会在此著写了那本石破惊天的巨作?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曹家私产主要在江南,却将祖茔建在了北京通州的张家湾,究其缘由,是因为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曹家最为风光的时期就是曹雪芹祖父曹寅任江南织造时,当时京城皇室、王族、官宦所需织物均由曹寅办理,其政治地位及家财私产翘楚于南北方政商界。京城是天子脚下,国之中心,比之江南温柔之地有着更多的荣耀与辉煌,因此曹寅把祖茔建在了张家湾的典地内,并在死后将自己的尸骨和已故父亲曹玺、母亲孙氏的遗骨,统统由南方运往北方祖茔安葬。有诗为证:

曹柩逆水赴京州,祖茔之栖葬公候。

脚踩芦苇头顶花,楼金福地盛满虹。

相传曹寅下葬时头是朝北、脚朝南,因为北面是花庄村,南临萧太后河。萧太后河的两岸长满芦苇,所以“脚踩芦苇头顶花”;花庄的西北是高楼金村,有楼有金的地方是宝地,符合古代选择墓地的风水理论,所以是“楼金福地”。曹雪芹的父亲究竟是曹颙(yong)还是曹頫(fu )?目前学术界还有争议。但是曹颙死于北京,葬于曹家祖茔却在史籍中有记载。曹寅偏房的哥哥李熙时为苏州织造,他在给雍正皇帝的奏折中这样写道:“于本月内择日将曹颙灵柩出城,暂厝祖茔之侧”,可见曹家祖茔在京郊。

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著名学者朱南铣先生就提出了曹家祖茔在通州的看法,而第一个见诸于文字的则是周汝昌先生的《红楼梦新证》。其中最重要的依据是曹雪芹的好友敦敏写的两首诗,一篇题目是《闻敬亭自潞河过通州至邓家庄访鸿上人偶忆旧游书此即赠》,这是一首回忆往日诗人和曹雪芹等几个好友来通州运河边酒楼饮酒观景的诗:从北京出发,穿过通州新城,再穿过通州旧城,到运河边酒楼饮酒,还亲自到运河渔船上买几条鲜鱼,到酒楼上加工作酒菜。另一首则是《河干集饮题壁兼吊雪芹》,写的是在运河岸边一个临河戏楼里,敦敏与曹雪芹生前好友敦诚、张宜泉等来到这里饮酒听戏,想起死去的曹雪芹时,心中生出无限悲痛和深深悼念之情愫。这两首诗说明,曹雪芹的晚年是经常在通州的。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对于张家湾有曹家祖茔,红学专家们并无异议。既然曹家祖茔在张家湾,那曹雪芹葬在张家湾也是顺理成章的了。然而,也有红学专家考据,曹雪芹晚年住在北京的西山,生活穷困潦倒,病死后“二三友朋,赙赠相资,草草殡葬。西山某处,荒坟一角,衰草寒烟,便是这位文学巨人的归宿之地。”西山具体何处?有人还考证出在现怀柔区正白旗村东边的地藏口,这里当时为一山谷,是正白旗村的墓地,村民过世后大多安葬在这里。但也有学者对曹雪芹生前是否居住于正白旗村提出了质疑。

曹雪芹晚年,家道败落,在通州张家湾的田产、当铺、房屋是否还有?不得而知,但是既然先祖都埋葬在这里,张家湾自然也是曹雪芹魂牵梦绕的地方。按照叶落归根的传统习俗,葬到祖茔,似乎应该是曹雪芹死后的归宿。

1992年7月25日,著名红学家冯其庸到张家湾目验曹雪芹墓石,归来后百感交集,写诗四首:

(一)

迷离扑朔假还真,踏遍西山费逡巡。          

黄土一丘埋骨处,伤心却在潞河滨。          

(二)                     

草草殓君土一丘,青山无地埋曹侯。           

谁将八尺干净土,来葬千秋万古愁。

(三)

哭君身世太凄凉,家破人亡子亦殇。

天遣穷愁天太酷,断碑一见断人肠。

(四)  

天遣奇材一石珍,夜台不掩宝光醇。

中宵浩气森森直,万古长新曹雪芹。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张家湾侧畔的大运河,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文学家曹雪芹生命的归宿。在那本用满腹辛酸泪写就的传世巨作《红楼梦》中,曹雪芹用极具爱意和眷恋的笔墨,描写了这条曾经载过多少富贵、风光、跌宕、巨变的大运河。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墓石之争》——红楼情牵大运河 叶落归根张家湾]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